咧娜與阿誠跟阿翔

靖蘇/樓誠/SA
誰的靈感來了就寫誰,主要還是櫻葉跟樓誠!

 

難怪我會同擔拒否啊。

以下跟A團無關,是我萌的另一圈最近腥風血雨到覺得心情糟透了。

粉絲的人口基數大,喜歡的方式也多。久了大家就會因為喜歡的方式不同而開始互相掐架。身為一個先踏了靖蘇坑後掉了樓誠坑但在現實生活中堅定站凱我的KKW迷妹,剛開始愛得很開心,但我漸漸發現沒辦法公開地自由自在的愛了,因為我愛的方式跟其他太多迷妹都太不一樣。

同擔拒否大約是從WB首頁開始一片倒地罵胡哥哥開始,當時靖蘇中毒嚴重的我看著實在是非常尷尬,後來索性連胡哥哥相關的美照或微博都不點讚了。那時候我開始想問,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單純的喜歡他們的作品、他們的角色跟他們演員本人呢?為什麼喜歡不能只是喜歡,還要以「不喜歡別人」來證明自己的喜歡呢?...

 

我就說說

CP原本就是圈地自萌。

混CP圈的人誰不知道那都是我們自己的想像呢。畢竟是喜歡他們之間的革命感情、他們之間的美好,然後自己添加了很多東西上去。

屬於他們結婚脫單什麼的日子總是會到來,然而那些美好的感情並不會因此消失,我們寄託在他們身上那些對於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理想樣態、那些關於幻想中的完美愛情,仍然就是幻想。覺得有罪惡感,沒辦法繼續把幻想寄託在他們身上了,那就CP畢業吧。而過了自己心理的坎,不上升真人只是自己琢磨的話,也還是能繼續萌下去的。

我是會繼續萌下去的,但我也無比清楚幻想與現實的區別。

而我對他們五個人的愛依舊不會改變。

 

一個關於右手的小段子

相葉雅紀最近有點怪怪的,不,應該說他的右手有點怪怪的。

明明是自己的手,卻常常一陣痠軟使不上力,回過神來已經把事情搞砸了。例如把筷子拿成反的以至於上顎被過粗的筷頭撞了個結實、不小心倒光整罐七味粉把好好的炸雞硬是變成辣子雞、弄倒了三杯咖啡讓服裝師大為崩潰等。

對人體生理與醫學沒啥了解的相葉左思右想,越想越緊張,總不會是自己得了帕金森或什麼絕症吧?秉持著才三十四歲一枝花人生還不能終結的悲壯心情,去了一流的醫院還千辛萬苦地掛到了一流醫師的號,核磁共振斷層掃描驗血驗尿組織切片,總之能做的檢查通通做一遍。


看報告的那天相葉揣著惴惴不安的心,一邊跟自己碎碎念著不管檢查出來是啥毛病,就算是把馬莎拉蒂賣了也...

腦補一萬字!!!

 

【AS/SA】遠足什麼的最棒啦(上)(R18)

*PWP!真的就是PWP!

*上集AS下集SA,設定是兩人的日常是攻受輪流的。所以這篇是AS,注意避雷喔!

*中文退化中TT 請多多包涵一輛小破車

*自己重看一次才發現好短啊!大家不要介意啊(淚流滿面


「小翔,我們到了,起床啦!」

「……」相葉從後照鏡一看,後座的人戴著蒸氣眼罩睡得正香,絲毫沒被自己的聲音喚醒。


這一切的起因都是相葉昨天提出了「秋天就應該去遠足」,今天一早櫻井就交給他一本寫得滿滿的筆記本,說是熬了點夜規劃好了露營行程,可以立即出發。作為熬夜的回報,三個小時的車程都是相葉開的。

後座的愛人睡得如此沉,相葉實在不好意思直接把人吵醒。他輕手輕腳的爬到後座...

 

救命……挑了一個自己寫不出來的PLAY😩😩😩

 

【SAS】關於愛這回事

*SAS,架空短篇一發完

*真的很短

*請自行搜尋谷川俊太郎〈生きる〉這首詩


生きているということ

活著這回事

今生きているということ

此時活著這回事

それはのどがかわくということ

說的是喉頭會乾渴的這回事

木もれ陽がまぶしいということ

說的是陽光從樹葉間灑落這回事

ふっと或るメロディを思い出すということ

說的是突然想起了某段旋律這回事

くしゃみをすること

是打噴嚏這回事

あなたと手をつなぐこと

是牽起你的手這回事

~〈生きる〉 谷川俊太郎


相葉知道這會兒櫻井已經睡了,可他這裡才剛入夜。他知道不該也不願打擾櫻井為時不多的睡眠時間,可偏偏就這...

 

壓力大想產文……然而沒有靈感(go die

 

【SA】汽水兔子跟啤酒王子

*突發小甜餅,甜死人不償命!(?
*依舊起名廢,現實向
*原本前面兩大段是練筆用的,跟劇情好像無關,省略不看大概也沒有關係。

汽水跟不含氣泡的飲料,您更喜歡哪一個?

相葉雅紀小時候絕對是更喜歡汽水一些。他記得在三十幾度的夏天裡,千葉的海灘上沙子總是燙人。他會玩得一身大汗,走回家灌進一大口透明色、有著小顆小顆氣泡的飲料,便覺得一股沁涼從喉頭開始,洗盡了五臟六腑的燥熱。

家裡是開中華料理店的相葉,意外的不太喝茶(更別提長大之後發明的奇怪茶種)。容易大量出汗的他需要能夠立即降低體溫的飲料,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是喝冰涼的東西。跟同輩一起打完籃球會到旁邊的販賣機投一罐碳酸飲料、再大一點則是跟二宮從漫畫店出...

 

【AS】聰明反被聰明誤-1

*是小海關!

*最近無可救藥愛上AS

*劇情發展方向不明,我們且看且走

*前文指路

前情提要/

「走吧,耽誤你的行程了。」

「沒事的,海關大人。」櫻井搖了搖手中的護照,踩著皮鞋喀噔燈的離去。外頭的空氣清新多了,他走著走著就看見了藍天,然後跑起步來,以一種歡快而明亮的節奏。從護照裡掉出了一張紙條,他蹲下拾起。

「竟然留電話給我,不知羞。」他笑著,知道暫時不能打這通電話了。隨手攔了輛計程車,在直挺挺的快速道路上一下子就沒了蹤影。

「前輩、前輩!」松本慌慌張張的跑向相葉。

「幹嘛?」

「你上次交給我的證物,化驗結果出來了。」松本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,「裏頭含有3.5克的海洛因!」...